美索我潛艦訓練位置 專家:台應趁機擴大兩軍水下合作

國防部昨天證實美方向我索要潛艦訓練區域與位置,國防部審慎評估,沒有任何拒絕情事。圖/本報資料照

美索我潛艦訓練位置 專家:台應趁機擴大兩軍水下合作
國防部昨天證實美方向我索要潛艦訓練區域與位置,國防部審慎評估,沒有任何拒絕情事。圖/本報資料照

國防部證實美方要求我提供告知潛艦平時訓練活動區域,有旅美專家表示,台灣重點毋須膠著在提不提供美方我潛艦戰訓資料這類的枝節上,而是該當如何藉此機會擴大與美方協商兩軍在水下作戰領域的合作架構,軍方不能僅一味堅拒,而提不出博弈論述。

媒體報導,海軍規劃IDS原型艦的「建造專案管理案」與「戰系裝備整合」,向美提出以軍售案方式來進行,但因美方要求我方告知潛艦平時訓練活動區域,我方則提出美方軍艦在台灣四周海域活動,若發現水下不明目標時,可向我方查證來確認,並不同意美方的提案,雙方為此陷入膠著;因雙方對建造IDS都有共識,正尋求雙方可接受的合作方案。

此節與「潛艦國造」有關部分,雖遭國防部否認,但官方卻也證實美軍確曾向我方索取潛艦訓練位置,而國防部審慎評估中。

台海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梅復興今天透過臉書貼文表示,假如報導內容屬實,那重點就毋須膠著在提不提供美方我潛艦戰訓資料這類的枝節上,而是該當如何藉此機會擴大與美方協商兩軍在水下作戰領域的合作架構。

梅復興表示,台灣發展潛艦戰力必須走的路很長遠,其間會需要美國支持,甚至有些也只有美國可能提供關鍵協助的地方還很多,不只是建造專案管理而已。水下測場,後續潛艦的籌建與技術精進,戰術準則發展乃至於若干特殊訓練等等,都不能沒有老美玉成或至少不阻滯。更不要說初次嘗試自造潛艦的台灣如果在建造或服役過程中遭遇困難時不可能全都自己解決,勢須事先就安排可恃的奧援管道。

他說,更何況,台美雖沒有正式軍事聯盟,但畢竟美國是我們平時主要的安全合作夥伴,戰時更是唯一最可能實兵助戰的外力。美軍的台海應急作戰計劃對於美台軍方如何區隔責任區,敵友識別,避免友軍衝突 (deconfliction)乃至共通作業等,均有在美台雙方最高層共識基礎下的嚴謹規劃。

梅復興指出,也就是說,無論是平時的技術援助還是戰時的作戰協調,美方都明顯握有主導優勢,我們欲發展水下戰力,脫不出其影響與支持。因此美方若真提出要求了解我潛艦作業範圍,想必是有備而來,我們軍方需做好談判前的功課,不能僅一味堅拒,而提不出博弈論述。

但梅復興也表示,在美國促迫印太盟邦積極籌建軍事能量圍堵中共的氛圍下,我們也不是必須全然被動的。事實上,澳洲當年柯林斯級潛艦案出問題,進退維谷時,除了向美國尋求在戰系與艦艇靜音等方面的技術協助外,也積極把握機會進一步開拓,深化及正式化與美方的合作關係。

最後,美國不僅幫澳洲解決了艦體噪音問題,還提供了其核子攻擊潛艦上所使用之最先進戰鬥指管系統 (CCS Mk2/BYG-1,後為美軍維吉尼亞級採用)。更重要的是,澳洲與美國在2003-2004年期間先後簽署了兩份水下作戰合作備忘錄,對美方採取了前所未有的開放尺度與政策裕度。

梅復興説,這不僅為澳美兩海軍在水下武器系統技術的正式合作鋪了路 (除了共用戰系技術外,美軍現在最先進的重型潛射魚雷Mk 48 Mod 7 CBASS也是美澳聯合研發的),並促進了雙方水下作戰暨其他機敏軍事資料的交換,更是美澳兩國整體政軍戰略關係走向更密切的公認里程碑之一。

他表示,我們當然不能跟澳洲的地位相比,也不見得能夠爭取到相同檔次的待遇,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別人成功的做法還是值得借鏡的。老美索求的東西不是給不給的問題,而是在什麼條件之下給,能換來些什麼?手上有限的籌碼自然不可恣意賤賣,但如果機會來了也不應怯於押上。主事者的視野,高度,專業,積極,擔當與跟美方打交道的經驗嫻熟終將決定我們能否爭取到豐碩成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