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變成剝皮辣椒 移工聽信前輩自己拿刀片割包皮

彰化縣員林地區一名28歲越南移工因「小弟」的包皮過長,擔心影響性福,酒後在同鄉「前輩」指導下,他自己拿刀片忍痛把包皮全部割除,結果血流不止,痛得哀哀叫,到醫院掛急診;醫師看到血淋淋的「剝皮辣椒」也嚇了一跳,花2個多小時利用陰囊的包皮,完成拉皮手術,幫移工的小弟穿上「新衣」。

彰化縣員林地區一名28歲越南移工因「小弟」的包皮過長,擔心影響性福,酒後在同鄉「前輩」指導下,他自己拿刀片忍痛把包皮全部割除,結果血流不止,痛得哀哀叫,到醫院掛急診;醫師看到血淋淋的「剝皮辣椒」也嚇了一跳,花2個多小時利用陰囊的包皮,完成拉皮手術,幫移工的小弟穿上「新衣」。

「這是我從醫20多年來第一次看到有人自己拿刀片割包皮,而且是全割,在台灣也可能是首見。」彰化縣員榮醫療體系泌尿科醫師盧令一今天說,7月初,有1名越南移工在多名同鄉的陪伴下,到醫院掛急診,急診醫師看到移工的「小弟弟」包皮竟然整隻都被割除,流血不止,不知如何急救,趕緊通知他會診。

盧令一從未看到這樣的病例,大吃一驚,透過翻譯詢問,越南移工很不好意思地說出內情。這名移工說,他與同鄉在宿舍喝酒聊天,大家談到包皮過長會影響性福的問題,有1名「前輩」表明曾經包皮太長,也很困擾,自己用刀片慢慢割除,效果很好,現在完全沒有問題,根本不用到醫院割。

這名移工說,因前輩強調喝酒後割包皮,只會有一點點疼痛,就在前輩指導下,他自己拿著刀片一小塊小塊慢慢地割除,花1個多小時才把「小弟」的包皮全部割除,沒想到血一直流,也愈來愈痛,擔心會感染造成「小弟」難保,才到醫院急診。

盧令一說,如果拖延太久,手術會很麻煩,必需先清創乾淨才能進行植皮。幸好這名移工沒有拖延太久,可以立刻進行搶救小弟的「皮瓣修補手術」。

盧令一說,陰囊的包皮很多、很厚,醫療團隊在靠近陰莖的陰囊部位割一圈後往上拉,2個多小時順利完成修補,讓移工的小弟有了新衣;經過1個多月追蹤觀察與回診,術後恢復良好,未來不會影響移工的功能與性福。

「小弟」變成剝皮辣椒 移工聽信前輩自己拿刀片割包皮
員榮醫療體系泌尿科醫師盧令一。記者何烱榮/攝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