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教育,不开学了

字节教育,不开学了

  6月16日,字节跳动HR在线上召开集体会议,宣布字节跳动教育条线的大调整。根据协议,字节会给实习员工N+1赔偿,正式员工则为N+2,当即通知关闭飞书,邮寄所有办公用品。收到消息后,有员工忍不住感慨人生无常,也有人因此雀跃,“可以转岗到更核心的部门了。”就像是一个时代落幕了,字节教育的同学们,再也不用“开学”了。

  撰文/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赵子坤

  编辑/ 董雨晴

  突如其来的告别

  北京E世界财富中心的字节工位空了一片。这栋毗邻中关村大街、中钢国际广场,和海龙大厦并肩的写字楼,距离地铁4号线中关村站仅400米。这里也是北京教育的中心点。

  “昨天还在录课,今天就通知走人。”一位大力教育员工感慨,“人生无常啊。”

  《财经天下》周刊从多处信源了解到,字节跳动已确定大力教育整条业务线裁撤,只留下小部分人“收尾”。另外,字节教育一号位陈林或将离职。“黄金源那条线(K12)也肯定是没有了。”一位内部员工透露。

  一位在去年12月底离职的员工透露,字节教育早在年前就裁员了两波,此次裁员仅保留了一些高中数学、物理老师,“说过保留数学是想再迭代看看,可能是个火种吧。”

  消息是逐渐蔓延开的。先是在6月9日,有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字节教育再度生变,裁撤之日已经不远,但当时具体的方案还未完全落实。6月14日(周二),社交平台上陆续出现了“字节教育线大地震”的消息。一则流传在员工间的消息称,HR们正在预订会议,分批次约谈员工,将分别在6月16日(周四)和6月20日(下周一)谈完。

  “当天开会,当天就要走人。”一位刚刚参加了裁员会的实习员工王琳(化名)说,自己所在的上海团队整体被裁掉,此前就感知教育线在分批次裁员,“今天应该一下走了上百人。”

  王琳是今年入职字节的00后员工,她推掉了手头几个offer,最终选择入职字节。“因为之前在小红书上刷到很多人晒字节福利,特别羡慕,一直想来。”被拉进会议的前一分钟,她还满怀期待,以为HR“是要通知上海复工了”。

  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6月16日中午,HR在线上召开了集体会议,给实习员工的赔偿是N+1,正式员工N+2,当即通知关闭飞书,邮寄所有办公用品,并于当日7点将离职员工的飞书账号注销。王琳看到,很多员工在飞书上留下了私人微信。

  此外,除部分技术、产研岗,其他岗位都没有“活水”资格,直接被通知拿赔偿走人。而留下来的人,也尚且不知去向何处。

  同样还在焦灼等待的是校招生。他们本应该在7月入职,但目前得到的回复是:业务没稳定,继续等通知。一位校招生说,当初面试时,对方还承诺,“教育会持续投入。”

  “大力没了是好消息,我们(应届生)能直接打包进成熟业务。”一位原本要入职教育条线的校招生说,这几天大家奔走相告,一方面惴惴不安自己的offer是否还在,一方面又有些高兴,“本来就是想先进来,再活水去别的岗位的。”

  一种流传在员工内部的猜测是,字节是为了筹备上市,正在逐步甩掉不赚钱、不盈利的项目。能够证明他们猜想的另一个信号是:字节的游戏部门也正在裁员。

  《财经天下》周刊就以上消息向字节跳动方面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尚未取得回复。

  无处安放的CEO

  陈林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字节跳动十周年活动(3月25日)上,当时,六大事业部负责人都到场了。

  在这场会议上,陈林首次提出字节教育的用户群体是“大众用户”——这显示了在线教育的转型已到了无法再细分的地步。2021年7月“双减”政策落地后,字节跳动教育业务重点从覆盖低幼 、中小学的学科业务拓展到覆盖群体更广的职业、职场以及进校教育等业务。

  同年8月,伴随着大力教育管理团队一封离别信的发出,大力教育正式开启了大规模裁员。当时就有内部人士透露,“除了因学生需要服务而留下来的部分员工,其余都将被裁员。”

  大力教育最早诞生于2020年10月,由字节跳动核心员工陈林掌舵,出任CEO。该业务整合了字节旗下20多个教育项目,从pre-k到K12,重点对标猿辅导、作业帮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彼时,陈林提到,“软硬兼施”是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策略之一,为此,字节还推出了首款智能硬件——大力智能学习灯。

(图为售价区间在799-1698元的大力智能学习灯,图源/大力智能学习官网)(图为售价区间在799-1698元的大力智能学习灯,图源/大力智能学习官网)

  “未来三年,我们每一年都是巨额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我们都没有盈利预期。”2020年的那个夏天,陈林在一场演讲上如此“畅想”。

  那时,字节的强中台能力也能给予了新业务技术支持,大力智能作业灯就“受益”于AI Lap技术,包括硬件中台和供应链。这盏“灯”也是“双减”政策后,尚且保持微弱光亮的“教育独苗”,也被寄予教育业务朝硬件方向转型的厚望。

  除了教育硬件外,陈林曾在新员工培训上提到,转型重点是做好内容和产品,打进家庭教育和进校场景。当时一切看起来还颇有希望,即使在线教育行业的“大头”已被砍去,但字节的教育梦还未完全宣告破碎。

  但现在,随着又一轮裁员的来临,三年期未满,字节的教育梦最终画上句号。

  2012年时,今日头条(2018年改名为字节跳动)成立不到两个月,就收购了一个做漂流瓶和天气应用的小团队,陈林是团队创始成员之一,随着这次并购其加入了字节跳动,自己也完成了从iOS研发到产品经理的转型。9年来,陈林先后担任多款字节旗舰产品的产品经理。张一鸣卸任后,他接手今日头条,担任CEO。

  陈林出身于教师家庭,自称是“教育改变命运”的受益者,他在2019年推掉所有其他工作,all in教育。

  也正是这一年,朱文佳接替陈林负责今日头条,陈林则把重心放到创新业务上。当时据媒体报道,内部人士透露,陈林原本在下一阶段的目标是“为字节跳动跑出第三个DAU过亿的产品”。此前,两款DAU过亿的产品分别是今日头条和抖音。

  如今,张楠掌管字节的核心业务。放眼字节跳动整个组织架构,陈林的位置显得无所适从。“他大概率是直接‘退休’吧,确实没有更合适的位置了。”一位字节的内部人士猜测。内部有风声说,大力教育自去年8月大裁员后仍保留了一部分业务,“字节教育撑到了现在,也有部分原因是陈林在坚持。”

  最后一个巨头的收缩

  字节八周年庆时,张一鸣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告,教育定位为“公司未来三大关注重点”。

  当时的背景是,在线教育产品最大的痛点在获客,字节的强大自有流量可以支持,再加上教育是一个高客单、高复购的长期型产品,从业务逻辑上来看,布局教育是一步好棋。况且当时在线教育赛道一片火热,一个夏天就烧掉了数十亿的资金。

  大力教育专注于“大教育”领域,版图不断扩张:pre-K、K12、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智能教育硬件、成人教育等均有涉及。上述业务布局中,含金量最高的一块,公认是pre-K和K12赛道,但也是“双减”政策的“重灾区”。

  2021年5月,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猿辅导”和“作业帮”处以警告并顶格罚款250万元,连带引发在线教育行业裁员潮。

  彼时,陈林的态度依旧坚决,在一众裁员声中反其道而行之,宣布大力教育没有裁员计划,还在争取其他公司暂停入职的候选人,并于6月7日的全员讲话中称“公司管理层对教育板块是非常有信心的,也有耐心,未来将持续投入。”

  三个月前,大力教育宣布将于未来4个月内开展一轮大规模招聘,目标一万人,涵盖教研教学、研发、运营、产品、设计等多个岗位。若此轮招聘完成,大力教育员工规模将超2万人。

  可惜陈林的信心没能维持两个月,“双减”政策落地,四天内教育行业上市公司市值蒸发超2000亿人民币。扛不住的大力教育只得剥离学科类培训,进行教育业务转型。调整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被划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

  2022年,是字节跳动成立十周年。过去十年,在“大力出奇迹”的方法论下,字节的边界不断扩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字节跳动只有技术、用户增长和商业化三个核心职能部门,分别负责留存、拉新和变现。

图源/视觉中国图源/视觉中国

  去年11月,梁汝波接替张一鸣出任字节跳动CEO后,首次对字节组织架构动刀,明晰事业群边界, 分为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 TikTok。

  彼时,字节跳动的营收增速也有所放缓。据公开信息报道,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收入约为580亿美元,约合3678亿元,同比增长70%,增速较2020年(111%)有所放缓。要知道,此前的几年时间里,其营收增速都保持在200%以上。

  一个危险的信号也在逼近:去年11月,字节跳动曾在内部会议中提到,除抖音电商外,国内业务的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

  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正在裁员的还有字节游戏业务。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字节正在缩减除“大抖音战略”以外的To C业务板块。今年1月,字节的投资部门也有所裁撤,投资风格也变得更为谨慎。

  字节跳动的产品矩阵中,许久再未跑出黑马。可以说,字节跳动的创新神话还停留在抖音时代,此后,包括社交、教育、游戏等诸多尝试都被业内认为表现平平。

  久未上市的字节也开始着手寻找更适合的人选,今年5月,字节将抖音与头条、西瓜、搜索等产品合并进同一业务线,打包成“抖音”集团,并任命有丰富IPO经验的新CFO高准。

  一直以来,新业务扮演着字节跳动“增长发动机”的角色,而在眼下的收缩环境下,字节的扩张边界也放缓了下来,大力教育所代表的“创新业务”也褪去了往日的光环。

  教培行业去向何处

  “都知道是政策因素,没必要在这里讽刺了。”脉脉同事圈里,陆续有被裁员的员工现身抱怨,拿起字节教育部门的代号“ZERO”开玩笑,引来一众教培人的反驳。

  据官方说法,ZERO,代表创新,从0到1,也代表“归零”的心态。它曾代表字节对教育业务“重新出发”的期冀,但现在看来,“归零”似乎也成为了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一种状态。

  去年夏天后,教培行业有数万人告别。教培三巨头,也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

图源/视觉中国图源/视觉中国

  去年12月,作为教培三巨头之一,好未来举办了一场体面的“告别会”,超2万名员工参加。41岁的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也出现在了画面里,他说:感谢每一位认真坚持到秋季课结束的伙伴。

  当时,好未来仍旧有超过4万名员工在职。在这场大会之后,好未来表示:“内部的老师只教到12月31日(2021年),之后会去非营利性机构。”而这些去非营利性机构的老师都拿到了好未来N+1的补偿。

  伴随着裁员,好未来也将公司从中关村这个寸土寸金的宝地搬到了租金更便宜的清河。

  迈入2022年,3月之后,张邦鑫在罕见的对外发声中表示,好未来将全面转型,向科技服务和生命科学等方向发起探索。

  和仍在坚守教育的好未来一样,高途押宝考研教育。今年5月,高途还首次发布考研白皮书,并提出“以两年为期,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的口号。但在这个赛道内,已经有中公教育等公司林立,竞争依旧不小。

  体现在业绩表现上,自去年Q3业务转型后,高途的营收虽然大幅下滑,但却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的盈利。

  如果说混的最好的,只能是最近股价重新被爆炒的新东方,自打其旗下东方甄选直播间在一周前因双语直播走红网络后,新东方股价五天暴涨了600%。新抖数据显示,东方甄选直播间7天带货超1.7亿元,涨粉近470万,场均销售额达2131万元,累计观看人次达1.27亿。排在销售首位的是一套售价129元的中英双语诗画集。

  新东方最早在2022年初宣布入局直播带货,俞敏洪亲自带队,几百名新东方教师转型兼职主播,主攻助农直播,但成绩始终不温不火。当时,“新东方直播近两个月仅销售450万元”的话题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但就在默默坚持了数月后,2022年6月10日,一个寻常的周五,董宇辉的双语直播突然窜上各大平台热搜,东方甄选直播间也直接火出了圈。

  看着新东方股价回到20美元时代,一位创业者不禁感慨,“俞敏洪呈现了一种励志的人生。”

  即便如此,新东方的二次创业,却无法给教培行业呈递更多参考价值。“头部讲师转型带货直播爆火”的故事终究只适用于少数人。一位教培从业者表示,“就目前看来,新东方的模式,其它教培企业无法复制。”

  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高途创始人陈向东也表示,“我从1988年17岁时就开始做教育了,经历了30多年的训练,我的优势毫无疑问就在这儿。同样,高途也是一个为教育而生的组织。”这一表态似乎从侧面回应了高途仍会聚焦在教育赛道内,可是前途同样充满未知。

  如今,字节教育的落幕,更像是一个时代的告别,一种意识到无法逆流而上后无可奈何的妥协。在这个原本教育行业应该火热的暑期档,字节教育的“同学们”再也不会“开学”了。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曾广亦有贡献)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2-06-18/doc-imizirau917052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