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人物/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 永遠盡一千分的努力

在璀璨的精品珠寶世界裡,Cindy Chao趙心綺閃耀著台灣之光,15年來的雕琢、鑄模與鑲嵌,已翩然進駐藏家、全球大美術館、國際拍場與重要展覽會。

從家中客廳當辦公室出發,如今一身俐落黑白配的趙心綺坐在辦公室,面前是一桌的蠟雕材料、設計圖,背後書架上有各式藝術書籍及兒子照片,側邊的牆上,是外祖父當年繪製的建築藍圖。

優人物/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 永遠盡一千分的努力
延續三代的藝術DNA,Cindy Chao打造珠寶王國。 陳立凱/攝影

這樣的布置包圍著她,也是這個王國的根基:「那是創作的熱情,我血液裡流著第三代的藝術DNA,創作才是我最享受的事情。」上承祖、父輩的才華,又為了兒子絕不放棄,趙心綺寫下一個四代的美的故事。

傳承三代的藝術DNA

趙心綺的外祖父是建築師,父親是雕塑家。「感謝他們給我的藝術思維跟眼睛,所以我看到的世界跟我的作品,就跟一般人不一樣。」小時候沒有芭比娃娃、不穿蕾絲裙,在兩位藝術家的薰陶下長大,「有記憶以來,我的遊樂場就是外祖父的畫圖室跟父親的雕塑工作室,我是跟那些藍圖長大的。我擁有建築家的思維、雕塑家的手藝。」

例如趙心綺發現自己對顏色很敏感,一件胸針可以用30種不同的綠,這一點來自外祖父,「他做古典宮殿式建築,有很多畫龍彩鳳,我看過他調色的過程,這也是長久的鋪墊和養成。」至於Cindy Chao有別於一般2D繪圖的蠟雕技術,迄今即使歐洲百年品牌也少有工匠如此費工夫,這一點也是外祖父和父親的影響,「就好像拿筷子吃飯一樣自然,我從小就很會雕塑、像微型的建築,是耳濡目染的養成過程。」

與父親的最後一件作品

家族的藝術DNA在她這裡發揚光大,但趙心綺很遺憾外祖父來不及看到,而她和父親合作的第一件、也是最後一件作品,在父親頭七時完成。

優人物/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 永遠盡一千分的努力
Cindy Chao與父親合作的「瘋狂的鹿」。 圖/CINDY CHAO The Art Jewel提供

趙心綺的父親曾任職於琉園、琉璃工坊,「他是我最嚴格的老師,但不是我最好的父親。」因為父親做的是大型雕塑,而且偏向寫實派,而她做的是精密微雕,偏好抽象,兩人合作的一年半,是一場從頭吵到尾的噩夢。

那時候正創業唯艱。有一天,趙心綺走進父親正在雕塑的小房間,「我很少去找他,我們兩個除了美學以外,彼此不太講話,可是那天我拍拍他肩膀,他抬起頭來看我,我就開始掉眼淚。」

看到事業剛起步的女兒不知受什麼打擊泣不成聲,父親把椅子讓給女兒坐,自己坐到旁邊的紙箱上,安靜地等女兒哭完。當趙心綺終於擦乾眼淚要離開時,他說:「我不知道妳經歷了什麼困難,我也沒辦法幫妳或給什麼建議,可是我要妳永遠記得,我以妳為榮。」她記住這句話了。

三個月後,才62歲的趙爸爸腦中風過世。兩人合作的「瘋狂的鹿」,在他頭七那天完成。有著父女親情與美學衝突與張力的作品,後來被藏家收藏,2016年又借調出來參加巴黎骨董雙年展。

為兒子打下的江山

如果說外祖父與父親給了Cindy Chao創業的藝術後盾,那支持她往前衝的,是兒子。

趙心綺2004年創業,那個年代的台灣還不懂得欣賞珠寶藝術,加上她還沒名氣,處處是難關,「我創業的前五年,每天都在軋三點半。可能連買一個麵包的錢都不夠。」

尤其當時趙心綺做了「非常瘋狂」的事:把9歲的兒子送到學費堪稱天價的歐洲寄宿學校。這個媽不是狠心,除了相信教育可以改變命運外,更因為當時自己沒日沒夜忙,常常一創作就3天不問世事,不捨兒子沒人照顧,這才決定送他出去,付完學費,只剩下860美元。

「那時候我的原動力,就是我要準備明年的學費,我不能放棄,再辛苦再累,一定想盡辦法,因為小孩在那邊等著我的錢去付學費。」Cindy透露,當時常常遲繳學費,從貨幣匯錯了、匯款單填錯了,什麼理由都用過。

「很多人問起我最初的布局。我心裡想,哪有布局?那時候就是為我那個大老闆、就是我兒子付學費。」趙心綺說起這個珠寶王國的原動力,「那時候的目標只有,確保他可以待在那個學校。」

10年後,兒子領高中畢業證書,對這個一刻都沒鬆懈的媽說:「這證書,是妳應得的。」

江山正美,但還可以更努力

品牌進入15周年。從一名員工起步到歐亞員工合計約百人,趙心綺將15周年分成三個階段,走過求生存的第一個五年後,2009年,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典藏了Cindy作品,開啟了品牌第二個五年,進入國際視野,獲各種肯定,但她也承認:「我那時在台灣做不好。但我很感謝這一點,如果我在台灣做得很好,就一定不會去國際,人一定是在沒有舒適圈時,才會硬把自己推出去。」

如今進到第三階段,Cindy Chao是首個進到巴黎骨董雙年展的台灣品牌、英國倫敦的大師傑作展,還有最近的TEFAF Maastricht頂級藝術與骨董博覽會,還有莎拉潔西卡帕克、茱莉亞羅勃茲等好萊塢明星的擁護。

優人物/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 永遠盡一千分的努力
Cindy Chao得獎作品「牡丹花胸針」。 圖/CINDY CHAO The Art Jewel提供

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候,趙心綺的藝術堅持不讓步。她在2009年開始做「大師系列」,那時候連銷售團隊都質疑:「我們的客人連一克拉一萬二美元都不願意付,這個要幾百萬、上千萬,誰買?」

「就是要讓別人看到我們最好的。高度一旦上去了,別人就不會質疑你做的其他東西。」趙心綺舉代表作「年度蝴蝶」為例,「為什麼這麼有名?就是因為當年我以為那是我的最後一件作品,我根本不管市場考量了,我就是要把我當時最厲害的技術、工藝、創意,都用來做這件作品。」那一件,進了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

優人物/珠寶設計師Cindy Chao 永遠盡一千分的努力
Cindy Chao仍採用傳統的蠟雕工藝技術。 陳立凱/攝影

莎拉潔西卡帕克是從收藏家變成朋友,大力支持,出席活動,還在2014年合作年度蝴蝶,上了蘇富比的封面跟拍賣;茱莉亞羅勃茲在今年奧斯卡金像獎頒發最佳影片獎時,穿戴Cindy Chao作品登台。

像馬一樣往前衝

趙心綺有著堅定的目標:「我覺得自己很像馬,馬在跑的時候,眼睛要矇起來,所以我就是眼睛矇起來,一直往前跑。」

Cindy樂在工作,創作不分上下班,早上一連串的會議了結,下午就專心創作,不准打擾;喜歡運動紓壓,同時能藉由打網球,暫時放下「思考」。

和兒子十多年遠距相處,但感情好,珍惜每一次的「quality time」,當然,偶爾趙心綺也會覺得「後悔」,當年為了創業把兒子送那麼遠。除此之外,Cindy能肯定地說:「我的過去15年,從來沒有後悔過,因為我從來都盡一千分的努力,這也是我的人生哲學。」

「以人的力量我已經做到最極致了,我才會停下來。因為你永遠是盡了力、沒有空間再讓你重新來,你怎麼會後悔?」一直要拿一千分的Cindy Chao,就是這麼全力地在她的創作世界裡當勇士。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