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抱「一級開設」韓國瑜政院獅子大開口 黃捷:一級開設不能當作是跟中央勒索的藉口

 高雄市長韓國瑜以「高雄是全國唯一一級開設」為由,昨天一早趕赴行政院會向蘇貞昌要了55萬副口罩。為此,高雄市議員黃捷直言一級防護不能當作是跟中央勒索的藉口,反指韓國瑜在防疫上的種種走鐘才是在製造市民恐慌。


死抱「一級開設」韓國瑜政院獅子大開口 黃捷:一級開設不能當作是跟中央勒索的藉口

 

高雄市長韓國瑜以「高雄是全國唯一一級開設」為由,昨天一早趕赴行政院會向蘇貞昌要了55萬副口罩。為此,高雄市議員黃捷直言一級防護不能當作是跟中央勒索的藉口,反指韓國瑜在防疫上的種種走鐘才是在製造市民恐慌。

 

 時隔八個月,高雄市長韓國瑜昨天突然現身行政院會,再向院長蘇貞昌要口罩、額溫槍以及搶分紓困大餅。下午回到高雄後召開第七次防疫會議,會後對上午院會過程的說明,卻似乎可以聽出一些不尋常的端倪。

 

 

五度強調「一級開設」向中央要「未來需求」

 

韓國瑜表示,高雄市政府為因應這次疫情,「大年初一就自己要求列為一級開設」,這20多天他感受到台灣民眾恐懼、人心浮動,從囤積口罩、買口罩,搶購酒精可以看出大家心裡害怕,不過他強調因為中央、地方聯手防範得宜,截至目前都還沒有大規模爆發,因此他拜託高雄市民不用過度恐慌。

 

對於13日上午在院會提出55萬副口罩的需求,韓國瑜解釋,「我是提報中央高雄市最大的需求」,強調開學之後,因為「一級開設」,如果要求每一位學生戴口罩,加上其他相關防護人員、各單位,約估55萬片。他也提到,對於55萬這個數字,副院長陳其邁有特別強調口罩在什麼狀態下使用是最適合的,「這個彼此之間有看事情的角度」;韓國瑜重申,這個數字是高雄疫情加重之後如果確定要強制戴口罩的話,「我們有這個需求,請中央特別重視,因為我們22個縣市只有高雄是一級開設。」

 

韓國瑜表明「我們的立場很清楚,未來在防疫上會全力跟中央配合」,不過在口罩問題上依然堅持,「我再重申一遍,也只有我們『一級開設』,所以到現在為止我還是鼓勵市民朋友,尤其密閉空間盡量能多戴口罩」,「我們還沒有解除一級開設」。

 

 

升高至「一級開設」是因金芭黎;維持「一級開設」是為方便溝通

 

由於韓國瑜一再強調因為高雄是「一級開設」城市,身為指揮官的他有必要呼籲民眾多戴口罩,為此 ⟪放言⟫ 記者日前請教高雄市衛生局長林立人,當初是在何種情況下決定升高為一級開設?林局長表示,為因應1月24日確診武漢肺炎的台商,在22日曾未戴口罩到過金芭黎舞廳,中間又傳出舞廳小姐有呼吸道症狀,因此才將防疫升高至一級。

 

記者還問到,在中央都只是二級開設,後續確診病患也多不在高雄,甚至接回的武漢台人也都不是隔離在高雄的情況下,高雄維持一級開設會不會顯得突兀?未來有沒有可能降低防疫等級?林局長則說,一級開設主要是讓高市府跨部會在疫情溝通上能更暢通,與中央在防疫政策上不衝突,目前並沒有降低防疫等級的計畫。

 

 

一級開設不能當作是跟中央勒索的藉口

 

⟪放言⟫ 記者訪問高雄市議員黃捷對於韓國瑜北上要口罩一事,她表示韓國瑜不懂專業,也不尊重專業,「他到中央行政院會不斷地要口罩,是在干擾中央防疫作戰;防疫本來就是要由中央統一指揮,全台灣口罩調度以及誰最需要口罩都應該由中央決定,而不是高市府這樣恣意妄為」。

 

記者問到,由於受金芭黎台商接觸列管的84人已經在11日解禁,按照衛生局長的說法,當初設定一級開設的因素已經不存在,韓國瑜至今卻堅守一級開設,有沒有特殊考量?黃捷認為,疫情中心的開設等級應依據正確的SOP及專業判斷,「如果高雄已經沒有這麼危險,就可以考慮降級或清楚告訴民眾不需要如此恐慌,他這樣子的行為是在增加大家的擔心跟害怕。」黃捷指出,「最重要的問題是一級開設不能當作是跟中央勒索的藉口,不能跟中央說因為我們是一級開設所以我們要比較多的口罩,硬要用一級開設來跟中央無理取鬧就是市府的問題」。

 

黃捷也痛批韓國瑜就口罩製造恐慌,「室內、室外,什麼時候該戴口罩搞不清楚,包括他之前去超商排口罩沒有排到也是在增加市民的恐慌」,「還說感受到人心惶惶,這樣子的首長誤導民眾、混肴視聽、給民眾錯誤方向,當然會讓民眾人心惶惶!」

 

 

記者李資立/攝影

 

查看原始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