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最怕 心肌梗塞患者不懂得叫救護車

高雄市培訓100多名高級救護技術員,提升救護勤務醫療判斷力,也制訂救護車使用付費機制,防範救護資源濫用,但碰到民眾信任不足或民代關切等外力干擾,往往功虧一簣,高雄長庚醫院急診部副主任洪士強憂心,救護準則若不釐清,恐怕不該用救護車的濫用,該用救護車的反而不懂得用。

高雄市培訓100多名高級救護技術員,提升救護勤務醫療判斷力,也制訂救護車使用付費機制,防範救護資源濫用,但碰到民眾信任不足或民代關切等外力干擾,往往功虧一簣,高雄長庚醫院急診部副主任洪士強憂心,救護準則若不釐清,恐怕不該用救護車的濫用,該用救護車的反而不懂得用。

洪士強表示,前金消防分隊救護爭議,表面似聚焦在病歷問題,背後隱含的意義則是對救護人員送醫的判斷及對即將送往的醫院,信賴不足。

他說, 以現今的雲端科技,病歷早就能跨院連線,而國內的救護體系訓練紮實,也足以信賴。救護人員若能多學些溝通技巧,讓患者相信救護員做出的送醫判斷對他們絕對有利,就能避免爭執。

義大醫療體系策略長蔡易廷表示,消防員執行救護勤務時,如果病人已經性命垂危、幾近OHCA,一定要就近就醫搶救;若評定是急性腦中風、心肌梗塞或重大外傷,則要送到具有處理能力的適當醫院去。消防局救護派遣中心對每家急救責任醫院的處理能量都十分清楚,不致誤判。最怕的是有些心肌梗塞的患者不自知,有症狀時不懂得叫救車,還自己開車來,令人捏把冷汗,因此提醒民眾,若是胸痛或喘,最好叫護車送醫,以防萬一。

蔡易廷表示,為杜絕救護爭議,日本東京都有醫護人員直接進駐救護派遣中心協助做救護判斷。在美國,只要檢傷為輕症,使用救護車即需付50元以上的美金,大陸也有醫護人力協助隨車救護。反觀國內,政府如能在救護制度的規範更明確化,一切回歸「專業」,就能減少許多糾紛。

醫師最怕 心肌梗塞患者不懂得叫救護車
高雄前金區爆發救護爭議之後,醫師最憂心的是,不該用救護車的濫用,該用救護車的不懂得要用。記者邱奕能/攝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