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鎮養黑水虻吃廚餘 全鎮廚餘不夠吃

黑水虻的成蟲可以作為飼料或肥料,也是鳥類的美食。記者凌筠婷/攝影 日前因為非洲豬瘟疫情嚴重,國內的養豬業者不敢再用廚餘作為飼料,如何處理廚餘成為大問題。彰化鎮田中鎮公所清潔隊四處蒐集解決辦法,發現黑水虻可以有效去化廚餘,還特地到雲林縣取經學習,加上鎮長予以設備支持,如今已見成效,不但能系統化繁殖出第二代、第三代幼蟲,同時也輕鬆解決廚餘問題,甚至田中鎮的廚餘已經不夠吃,還得向外尋求廚餘來源。今天彰化縣長王惠美前往視察,相當讚許,期望推動全縣各鄉鎮跟進。

田中鎮養黑水虻吃廚餘 全鎮廚餘不夠吃
黑水虻的成蟲可以作為飼料或肥料,也是鳥類的美食。記者凌筠婷/攝影

日前因為非洲豬瘟疫情嚴重,國內的養豬業者不敢再用廚餘作為飼料,如何處理廚餘成為大問題。彰化鎮田中鎮公所清潔隊四處蒐集解決辦法,發現黑水虻可以有效去化廚餘,還特地到雲林縣取經學習,加上鎮長予以設備支持,如今已見成效,不但能系統化繁殖出第二代、第三代幼蟲,同時也輕鬆解決廚餘問題,甚至田中鎮的廚餘已經不夠吃,還得向外尋求廚餘來源。今天彰化縣長王惠美前往視察,相當讚許,期望推動全縣各鄉鎮跟進。

王惠美表示,過去廚餘通常都是由清潔隊回收之後供給養豬戶使用,但自從非洲豬瘟問題出現後,政府鼓勵養豬戶餵食飼料,導致鄉鎮廚餘處理成為問題。田中鎮長洪麗娜也說,養豬戶不收廚餘後,回收來的廚餘只能瀝乾後送至溪州焚化爐,但因為廚餘有水分,焚化廚餘會影響焚化爐的使用年限,因此認為應尋求更好的方法。當有人提到黑水虻可有效去化廚餘,她立刻全力支持清潔隊進行養殖研究。

田中鎮清潔隊隊長張家禎表示,隊內特地成立了5人養殖小組,研究如何養殖黑水虻,甚至到雲林縣口湖鄉清潔隊索取幼蟲,實驗了大半年,得到非常好的成效,至今繁殖和處理流程已經上手。張家禎說,黑水虻的幼蟲非常會吃,田中鎮每天約能收到600公斤廚餘,經脫水之後剩下約100公斤,已經不夠牠們吃,導致他們還得控制黑水虻繁殖的數量,同時還得到別的單位找廚餘,以免被吃垮。以田中鎮每個月能處理18.4公噸的廚餘量來計算,如果全彰化縣都以黑水虻來處理廚餘,每個月至少可以消化600公噸。

另外,為了降低處理廚餘時產生的異味,田中清潔隊將回收生廚餘的果皮部分製作成環境用酵素,讓廠區的環境不因此遭到破壞,還開放讓有需要的民眾拿廢電池來換,自從田中鎮公所清潔隊實施黑水虻廚餘去化,並加強資源回收宣導措施後,今年6月份的垃圾量已經比去年同期少了90公噸左右。

張家禎表示,黑水虻有很多利用價值,是一種具有循環經濟作用的昆蟲,一套飼養黑水虻的設備大約在40萬元左右,已經算是相當經濟的廚餘去化設備。甚至,黑水虻還可以吃,今天王惠美和洪麗娜都試吃了油炸黑水虻,洪麗娜表示:「甜甜脆脆的很好吃耶」。

田中鎮養黑水虻吃廚餘 全鎮廚餘不夠吃
彰化縣長王惠美(前排左)昨天至田中鎮清潔隊了解黑水虻的飼養和運用情況。記者凌筠婷/攝影
田中鎮養黑水虻吃廚餘 全鎮廚餘不夠吃
黑水虻的幼蟲食量非常大,可以去化大量的廚餘。記者凌筠婷/攝影
田中鎮養黑水虻吃廚餘 全鎮廚餘不夠吃
田中鎮清潔隊成立專門的小組來飼養黑水虻,並已系統化管理。記者凌筠婷/攝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