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宜蘭最後一家妓院熄燈 女兒:我們以媽媽為榮

宜蘭縣最後一家妓女戶(性交易場所)「松月屋」,因女負責人去年病逝,警察局撤銷執業許可,註銷職業許可證,正式走入歷史。

宜蘭縣最後一家妓女戶(性交易場所)「松月屋」,因女負責人去年病逝,警察局撤銷執業許可,註銷職業許可證,正式走入歷史。

松月屋位在羅東鎮康樂巷,俗稱「後街」,民國57年1月19日由警察局發許可證,至今51年,全盛時期,整條後街如夜總會,還有茶店仔、但逐年減少,依警方在民國92年7月份資料,合法登記的性交易服務者場所有5家,24名工作者,包括俗稱「紅毛土路」宜蘭1家(明來香),羅東4家(水仙閣、百合花、月成閣及松月屋),陸續結束營業。

松月屋是宜蘭縣轄列管之最後一戶性交易服務場所,還掛著50年歷史的手繪招牌,因女負責人去年10月已過世,也因宜蘭縣現有性交易場所全部結束營業,警察局公告後,今天在縣務會議報告並宣布廢止「宜蘭縣性交易服務者及場所管理自治條例」,縣內無合法性服務場所。

松月屋廢照前有6名公娼,年齡在50歲至70歲間,均轉業或退休,相關人員指出,妓女戶快步走入歷史,是因時代趨勢,還有公娼年齡偏大,加上從事非法色情行業的外籍女子等諸多原因影響。

「我媽媽是開妓女戶的,沒錯,但誰敢瞧不起她,她一個單親媽媽,是這樣養大我們兄弟姐妹的!」松月屋的女負責人84歲,去年10月去世,她的大女兒今天談起媽媽,很不捨地說:「爸爸很年輕就過世,媽媽要養家糊口,一個女人家,經營妓女戶,有她難言的苦衷!」

松月屋女負責人大女兒說,當時後街熱鬧如夜總會,街外就是南門圳,圳畔有「東雲閣」等大酒家,街頭還有多家「茶店仔」,還有更多俗稱「暗間仔」的私娼寮,她們家經營的是合法生意,有牌有照,下海賺皮肉錢的婦女都是因要討生活,不得已,不是離婚就是喪偶,心甘情願,妓女戶收費較低廉,到此消費的都是以「老芋仔」等老兵為主。

大女兒說,每當人有異樣眼光在談論時,她都會告訴他們,不是每個人的人生都很如意,要多體諒別人,況且,她們家是妓女戶,但是合法的,都是為了一頓飯、為了生活,沒什麼好丟臉的,「媽媽開妓女戶,但在我的心目中,她最偉大!」

「多看一眼就多一點感傷,但還是先保留下來再說!」大女兒說,妓女戶目前是自己住家,媽媽原本就住在這裡,樓下有6間房間營業,點了紅燈,房間都很小,僅容2人,目前還維持,兄弟姐妹回來也可以住,懷念媽媽。

「後街人生謝幕了!」大女兒感慨地說,想當年,後街如此繁華,有如不夜城,現在夜一來,冷冷清清,街上幾乎沒人,我們過的後街人生是謝幕了,繁華過後,恢復平靜。

影/宜蘭最後一家妓院熄燈 女兒:我們以媽媽為榮
宜蘭縣最後一家妓女戶「松月屋」,因女負責人去年病逝,警察局撤銷執業許可,註銷職業許可證,正式走入歷史。資料照片/記者羅建旺攝影
影/宜蘭最後一家妓院熄燈 女兒:我們以媽媽為榮
宜蘭縣最後一家妓女戶「松月屋」,營業用的房間小,僅容兩人,點著紅燈。記者羅建旺/攝影
影/宜蘭最後一家妓院熄燈 女兒:我們以媽媽為榮
宜蘭縣最後一家妓女戶「松月屋」,走入歷史,掛了50年的手繪招牌也拆了。記者羅建旺/攝影
影/宜蘭最後一家妓院熄燈 女兒:我們以媽媽為榮
宜蘭縣最後一家妓女戶「松月屋」,總共有6間營業用的房間,都有編號。記者羅建旺/攝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