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故事/揮別世界級舞台 編舞家布拉瑞揚回鄉逐夢

編舞家布拉瑞揚八年前揮別世界級舞台,回到家鄉台東籌組「BDC布拉瑞揚舞團」,初期資源十分窘迫,過程倍感艱辛,布拉瑞揚仍堅持回家的信念,慢慢凝聚許多人的支持,讓這顆夢想種子萌芽成長。

編舞家布拉瑞揚八年前揮別世界級舞台,回到家鄉台東籌組「BDC布拉瑞揚舞團」,初期資源十分窘迫,過程倍感艱辛,布拉瑞揚仍堅持回家的信念,慢慢凝聚許多人的支持,讓這顆夢想種子萌芽成長。

布拉瑞揚2011年受邀瑪莎.葛蘭姆舞團前往美國編舞,在紐約林肯中心演出《Chasing》謝幕的那一刻,他說:「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想念爸爸媽媽,是不是該回家啊?」如同這齣舞碼名稱,思考自己究竟在追尋什麼,手牽著金髮碧眼的舞者當下,內心想著:「如果我有自己的舞團,牽起的舞者是原住民孩子的話,那會更棒!」如此的起心動念,開啟布拉瑞揚從紐約到台東的回家之路。

布拉瑞揚回到台東之後,陸續接觸原住民的表演者,擁有排灣族血統的他原本堅持,「祭典對我並不重要,舞台表演才是我的人生。」直到原住民歌手桑布伊問他:「你會講族語嗎?如果未來祭典裡,每個人講的都不是族語,祖靈聽得懂嗎?」這一番話,徹底顛覆了布拉瑞揚的認知,這些年來,一一走訪各族的部落祭典,深信「在祖靈引領下,一切會有最好的安排。」

自幼愛跳舞的布拉瑞揚,一度因父親不諒解「男生跳舞」,激發他練舞的決心,林懷民老師的慧眼獨具,得以進入左營高中舞蹈班,一路苦練考上北藝大,恩師Ross Parkes的讚賞鼓勵,更扭轉他的內心世界;踏入舞壇後,羅曼菲和林懷民的提攜,知遇之恩點滴在心。

「BDC布拉瑞揚舞團」成立初期,職業舞團出身的布拉瑞揚,曾經嚴厲對待幾乎沒有舞蹈基礎的團員們,直到一位團員哭著對他說:「原住民是需要被鼓勵的。」這才點醒布拉瑞揚,把以往恩師們給予的種種鼓勵,轉化成指導舞團的動力,決定「這個舞團必須拿掉過多的技術,只要想跳舞就來。」

這趟回家之路,讓布拉瑞揚思考自我定位,「22歲從漢名郭俊明復名後,希望透過創作跟生活慢慢拼貼、長出我想要成為的自己。」更期許自己,效法恩師林懷民下鄉巡演、走遍全台,「用我小小的能力,把舞蹈分享給部落的人。」

u故事/揮別世界級舞台 編舞家布拉瑞揚回鄉逐夢
布拉瑞揚談著回鄉成立舞團的過程,牆面斑駁的痕跡,承載著排練場從無到有、歷經風災修整的記憶。攝影/方仰忠
u故事/揮別世界級舞台 編舞家布拉瑞揚回鄉逐夢
布拉瑞揚把以往恩師的種種鼓勵,轉化成指導動力,決定「BDC布拉瑞揚舞團」必須拿掉過多的技術,只要想跳舞都能加入。攝影/方仰忠
u故事/揮別世界級舞台 編舞家布拉瑞揚回鄉逐夢
排練之餘,布拉瑞揚和團員們即興彈奏演唱,展現原住民與生俱來的動人歌聲和律動。攝影/方仰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