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警事件被起訴 蔣月惠:生平第一次我也會怕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去年咬警,日前被起訴,她說「生平第一次被起訴,雖然害怕,但該我做的事還是會去做」。圖/本報資料照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去年因公勇路拆遷事件衍生咬警風波,被警方移妨害公務、傷害等罪嫌移送法辦,屏東地檢署日前偵查終結,依妨害公務等罪將其提起公訴,蔣月惠接到起訴書後,今天決定訴諸媒體,她說當時情況很混亂,自己並沒有惡意傷害員警,而且也已向員警道歉,「生平第一次被起訴,雖然害怕,但該我做的事還是會去做」。

咬警事件被起訴 蔣月惠:生平第一次我也會怕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去年咬警,日前被起訴,她說「生平第一次被起訴,雖然害怕,但該我做的事還是會去做」。圖/本報資料照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去年因公勇路拆遷事件衍生咬警風波,被警方移妨害公務、傷害等罪嫌移送法辦,屏東地檢署日前偵查終結,依妨害公務等罪將其提起公訴,蔣月惠接到起訴書後,今天決定訴諸媒體,她說當時情況很混亂,自己並沒有惡意傷害員警,而且也已向員警道歉,「生平第一次被起訴,雖然害怕,但該我做的事還是會去做」。

蔣月惠是於去年7月16日清晨,獲悉縣府進場拆除公勇路抵觸戶,立即跑到現場阻擋,在拉扯間咬傷女警,事後她曾到警局道歉,卻因無人搭理而放聲大哭,沒有想到從此聲名大噪,並穩坐「抗議天后」,後來縣內各地許多爭議事件,幾乎都由她領軍抗議。

公勇路咬警事件後,警方依妨害公務、傷害等罪嫌將她移送法辦,屏東地檢署經近一年的偵查,日前將她提起公訴,蔣月惠說自己忍了很多天,還是決定訴諸媒體說明自己的立場。

她說,她記得當時的情況很混亂,而且縣府已經執行完畢當天的拆除作業,她卻還被擋在外面,一時情急才有後來的摩擦,事後她已向受傷的警察道歉,但她沒想到最後還是被提起公訴。

「說真的,這我生平第一次,收到起訴書也是沒吃沒睡」,不過她說,自己並無惡意要傷害警察,但是今後該做的事,她還是會去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