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下跪求戒檳榔 丈夫口腔癌第四期才知健康可貴

嘉義市陳姓男子因工作關係,長期吃檳榔、吸菸和喝酒,其妻子因無法忍受其紅唇癮而離婚,陳男自認「我不可能這麼倒楣」,某日經常性的牙齦出血,讓他感覺大事不妙,到嘉義市聖馬爾定醫院治療發現是口腔癌第四期,歷經電療、化療等帶來的不適,還失去左下巴,只能吃流質食物,他現在以自身慘痛的教訓,勸說身邊有吃檳榔的親朋好友趁早遠離檳榔的毒害。

嘉義市陳姓男子因工作關係,長期吃檳榔、吸菸和喝酒,其妻子因無法忍受其紅唇癮而離婚,陳男自認「我不可能這麼倒楣」,某日經常性的牙齦出血,讓他感覺大事不妙,到嘉義市聖馬爾定醫院治療發現是口腔癌第四期,歷經電療、化療等帶來的不適,還失去左下巴,只能吃流質食物,他現在以自身慘痛的教訓,勸說身邊有吃檳榔的親朋好友趁早遠離檳榔的毒害。

聖馬爾定醫院職業醫學中心主任吳偉涵表示,像陳先生這種因為職場環境關係而入境隨俗的不在少數,且大多嚼食檳榔者都有「我不會那麼衰」的心態,殊不知檳榔內含的檳榔次鹼能刺激中樞神經的興奮作用,加上紅灰、白灰等成分類似酒精,也會讓人感覺興奮,但這都是短暫的效果,正常人體代謝後反而會感覺累,所以要一顆接著一顆吃,如此反覆便間接成癮。此外,檳榔、菸、酒三項均有者,得口腔癌之機率更是三項均沒有者的123倍。

31歲陳姓男子自從父母雙亡後,為了照顧弟妹,高中肄業後便去工地工作,為融入工作環境而接觸檳榔,除此之外,菸跟高梁酒更是他的最愛,嘴裡刁著菸,嚼著檳榔再來一杯高粱酒,「人生一大享受」。

陳男表示,當初太太與兒女要他以健康著想,下跪懇求戒檳榔,他也不為所動,認為「我不可能這麼倒楣」,太太最後選擇離婚,他則繼續當紅唇族。但是某一日經常性的牙齦出血,讓他感到事情不妙了,去到醫院檢查已經是口腔癌第四期,前後歷經三次手術進行癌細胞的切除,也接受電療跟化療,忍受治療過程帶來的不適與不便。

陳男現在不但不能再吃檳榔,失去了左下巴,話都說不清楚,咀嚼對他來說是個奢求,他只能依靠流質的食物飽餐一頓。但他變的很珍惜,也很感謝一路走來仍對他不離不棄的兒女,若不是他們的堅持,現在的他早就躺在棺材裡多年。

妻子下跪求戒檳榔 丈夫口腔癌第四期才知健康可貴
陳姓男子(右)年輕時為融入工作環境而接觸檳榔,家人苦勸他戒除未果,直到檢驗出口腔癌第四期才知健康的可貴。圖/聖馬爾定醫院提供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提醒您:抽菸,有礙健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