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選無效前辭職再找親人補選 「落選頭」痛批法令不公

屏東縣琉球鄉前鄉長陳隆進105年在二審當選無效判決確定前閃辭鄉長,投入補選又當選,不少人跟進,選罷法隔年修法為就職後辭職者,不得登記為該次公職補選候選人,現在卻演變成安排親人以「代理人」投入補選;將投入下月滿州鄉代補選的「落選頭」莊期文,得知被判當選的對手辭職後找妻子投入補選,以奧運前3名被查出作弊遞補、不重賽為例,痛批法令不公,將向監察院和中選會陳情。

屏東縣琉球鄉前鄉長陳隆進105年在二審當選無效判決確定前閃辭鄉長,投入補選又當選,不少人跟進,選罷法隔年修法為就職後辭職者,不得登記為該次公職補選候選人,現在卻演變成安排親人以「代理人」投入補選;將投入下月滿州鄉代補選的「落選頭」莊期文,得知被判當選的對手辭職後找妻子投入補選,以奧運前3名被查出作弊遞補、不重賽為例,痛批法令不公,將向監察院和中選會陳情。

莊期文在去年底的鄉代選舉以7票之差輸給洪勝榮成為「落選頭」,洪勝榮因賄選案被起訴後,檢察官再向地院提當選無效之訴;他說,洪在5月15日被判當選無效,卻早在5月7日藉故辭職,讓他失去依法以「落選頭」遞補的機會,並在下月的補選推出自己太太參選,讓他備感無奈,要和對手的代理人再戰補選,更覺得荒謬。

「我在比賽中未作弊因而落選,遭賄選判刑的卻利用法律漏洞找代理人上陣,這樣公平?」他說,中選會對這樣的手法,應待判決確定後再決定選區缺額的處理方式,避免因賄選遭判刑的民代,能安排自己人以補選方式取得選舉資格,不讓對手依法遞補,無異是另類鼓勵賄選的作法。

他舉奧運和世界賽為例,前3名若事後藥檢被查出服用禁藥,名次取消並依序遞補,不會會再安排重賽;當選無效判決前先辭職,再找代理人投入補選的模式,已成為涉案候選人維繫政壇影響力的妙方,補選時間早於二審判決確定,也卡死對手依法遞補的機會,中選會應拿出因應對策。

當選無效前辭職再找親人補選 「落選頭」痛批法令不公
將投入下月滿州鄉代補選的「落選頭」莊期文,得知被判當選的對手辭職後找妻子投入補選,以奧運前3名被查出作弊遞補、不重賽為例,痛批法令不公,將向監察院和中選會陳情。記者潘欣中/翻攝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