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年改主張 恢復對已退休的承諾、提升管理效能

高雄市議員吳益政今天在議會總質詢時表示,要參選總統要立委選舉的人應該對軍公教年金改革提出看法,他並要求高雄市長韓國瑜表態。韓國瑜說,政府過去承諾的,要照承諾做,要恢復;對新的和現任軍公教的部分如要改革,要獲得多數軍公教的認同;軍公教基金的管理,中央政府要拿出新的辦法來提高效能。

高雄市議員吳益政今天在議會總質詢時表示,要參選總統要立委選舉的人應該對軍公教年金改革提出看法,他並要求高雄市長韓國瑜表態。韓國瑜說,政府過去承諾的,要照承諾做,要恢復;對新的和現任軍公教的部分如要改革,要獲得多數軍公教的認同;軍公教基金的管理,中央政府要拿出新的辦法來提高效能。

吳益政問韓國瑜,如果未來當選總統、立法院國民黨過半,要如何處理軍公教年金改革之事?

韓國瑜說,當年設計軍公教警消薪給退休制的是考試院銓敘部長陳桂華花22年研究出來,公營事業人員每月現金薪水較高,退休保障較少;軍公教人員每月薪水較少,退休保障較多。銓敘部是完全合法的機關,但民進黨執政後,非常怪異,體制內的銓敘部不去信任,用立法院強行通過年金改革委員會,用一個不是正式的組織來決定軍公教的退休保障、年金改革。

韓表示,所有公務人員、軍人在年輕的時候都很清楚,如果跟他們講以後年老會活得愈老領得愈少,他們可以轉業,每個人的青春都只有一次,為了安定,知道現金不多,吃不飽、餓不死,願意犧牲這個,為了換一個安定而服務人民,選擇了公教警,想不到老年了才知道政府不守信用,讓他們活得愈老領得愈少,對這些軍公教不公平。

韓國瑜說,軍公教相關基金的管理機制要檢討;新加坡、大馬的軍公教基金管理績效是6個百分比, 香港大致是4到6個百分比,我們是2個百分比,如果我們管理這麼差,把軍公教退休金交給新加坡管理不就好嗎?但那是不可能的,立法院絕對不會通過,但為何我們管理績效這麼差?裡面是不是有問題?是不是有人謀不臧、 還是有結構性的病態?不知道,可是我們軍公教警的退休金的確無法達到那些應有的目標。

他說,有某位立委居然在立法院說公教人員抗議得愈厲害,就刪得愈凶、就刪得愈狠?世界上有這種事嗎?

「這是政府承諾的,政府財政是困難,但政府的信用更重要,政府信用蕩然無存,這個影響太大,而且軍公教可說是整個國家最大的中流砥柱。」韓國瑜說,民進黨的年金改革讓退休的人害怕、現任的人惶恐、未來要考公教人員的人不安,這對國家一點好處也沒有。

他強調,政府承諾這一部分不能悔改,這部分要恢復,人家青春年少不再了再告訴他們要改他們的年金,這是政府失信於人,這個太嚴重了,過去政府承諾的,商鞅變法從搬木頭開始,因為人民不相信政府 所以商鞅重賞搬木頭,有一個傻傻的人搬了木頭 也領到獎金 大家才知道政府有信用。

韓說,一旦政府失去信用,這是不得了的,政府承諾的,必須要做;新的、現任的部分,政府改革的時候要獲得多數的軍公教的認同;管理基金的部分,中央政府要拿出新的辦法提高效能,也可以參考管理成功的政府如何管理這些軍公教警消基金,這是三個不同的部分 ,一個是信用、一個是現況、一個是未來基金的管理。

韓國瑜年改主張 恢復對已退休的承諾、提升管理效能
高雄市長韓國瑜對年金改革主張政府過去承諾的,要照承諾做,要恢復。記者楊濡嘉/攝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