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雪崩沒有狂風 竟有11人死在排隊的珠峰上

一般人認知的高山山難不是死於雪崩就是死於狂風,但今年登山客在珠穆朗瑪峰(聖母峰)攻頂途中卻因「排隊堵車」失溫缺氧,已有11人死亡。今年首位登上珠峰女性的重慶女子何鴻鵠說,在珠峰上擁堵很正常,可怕的是,你沒有足夠的體能和氧氣挺過「塞車」。

一般人認知的高山山難不是死於雪崩就是死於狂風,但今年登山客在珠穆朗瑪峰(聖母峰)攻頂途中卻因「排隊堵車」失溫缺氧,已有11人死亡。今年首位登上珠峰女性的重慶女子何鴻鵠說,在珠峰上擁堵很正常,可怕的是,你沒有足夠的體能和氧氣挺過「塞車」。

重慶晨報上游新聞報導,何鴻鵠運氣很好,她在還沒遇到「大塞車」之前的5月15日上午8點30分登上珠峰峰頂,她從海拔8000米左右C4營地出發,耗時11個小時才登上頂峰,幾乎精疲力盡。她說,她順利經過「希拉蕊台階」(1953年被命名,只能1個人手腳並用通過),如今看到這麼多人在此「塞車」,可以想像他們在腳下狹窄,氧氣又在慢慢消耗下痛苦的等待。

何鴻鵠表示,在珠峰上「塞車」其實很正常也不可怕,但當察覺自己可能無法挺過「塞車」時就要當機立斷趕快下撤,畢竟生命更重要。何鴻鵠說,基本登山客每個人都會配一個夏爾巴(當地挑夫),若發現登山客因「塞車」導致氧氣和體力耗盡,夏爾巴也會勸導下撤。

可惜有些人眼見峰頂就在眼前,就是不願放棄,硬撐攻頂,最後氧氣與體力耗盡只能跟著美麗魔幻的珠峰長眠於此。

另一名也成功登頂但遇到「塞車」的成都女子楊濤說,她被堵了一個多小時冷得直哆嗦。

華西都市報報導,楊濤是5月22日凌晨4點40分攻頂,攻頂時間比較早,上去時沒有遇到「塞車」,但下來的時候遇到大部隊,就被堵在那。峰頂那個位置只有一條路,很窄,而且下來的人要禮讓上去的人,因此她被堵了一個多小時,由於風太大,溫度太低,站著不動的她被凍得直打哆嗦,後來還因眼鏡起霧,走得跌跌撞撞,所幸還是平安回到大本營。

楊濤說,「塞車」的原因是因為今年的好天氣很短,只有兩三天,為了避開大風大雪的壞天氣,降低攀登危險度,所以大家都集中在這兩天攻頂。

紐約時報說,珠峰頂現場像個動物園一樣擁擠,珠峰頂點平台僅兩個乒乓桌大小,卻擠了約20人,大家全在自拍。

上游新聞說,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珠峰攀登商業化逐漸成熟,「塞車」早已不是新聞,1996年導致15人死亡的珠峰山難,就因在「希拉蕊台階」等待時間太久,導致登山者在下撤途中遇難。

隨後,攀登珠峰的死亡率逐年下降,登頂對於人們的誘惑也越來也大,攀登珠峰的人數也愈來愈多,2013年共有658人(含登山者與夏爾巴挑夫,下同)從尼泊爾一側南坡和中國西藏一側的北坡登頂珠峰,創造了新的紀錄。

2014年導致16名夏爾巴死亡的雪崩事故和2015年導致19名登山者死亡的尼泊爾大地震,讓這兩年的登珠峰人數銳減。但2016年開始,重返珠峰的登山者又回到641人登頂珠峰,2017年則有648人登頂珠峰。

2018年,這個數字增長到了令人吃驚的802人,其中南坡登頂的就達到了563人。因此,2019年,當尼泊爾旅遊局向381名登山者頒發了登珠峰許可證(每張1.1萬美元)後,很多人預計今年的登頂人數又將創下新的紀錄,以及隨之攀升的死亡數字。

除了死亡攀升,還有更多數百名登山者被凍傷與高原反應,他們有些人甚至得截肢,事後的治療與傷痛可能伴隨他們一生。

【相關閱讀】

‧ 聖母峰人潮如九份老街!都怪這4原因 死神偷偷跟上山…

沒有雪崩沒有狂風 竟有11人死在排隊的珠峰上
這名登山客攻頂時遇到「大塞車」,所幸仍平安回到大本營,但腳趾已嚴重凍傷。(法新社)
沒有雪崩沒有狂風 竟有11人死在排隊的珠峰上
這名登山客攻頂時遇到「大塞車」,平安回到大本營後手腳都已凍傷,正接受治療。(法新社)
沒有雪崩沒有狂風 竟有11人死在排隊的珠峰上
最近攀登世界最高峰珠峰的登山客絡繹不絕,在絕緣峭壁上排隊攻頂,但也因失溫缺氧造成嚴重死傷。(路透)
沒有雪崩沒有狂風 竟有11人死在排隊的珠峰上
最近攀登世界最高峰珠峰的登山客絡繹不絕,必須排隊數小時才能攻頂,但也因此失溫缺氧造成嚴重死傷。(法新社)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