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切割、卸責…這樣的駐日代表

駐日代表謝長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我國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輕生的案件,隨著監察院報告的發表,再度成為輿論關注焦點。駐日代表謝長廷面對敏感問題,則採取「剝一段吃一段」、「事情揭露到哪裡、話講到哪裡」的態度。

冷眼集/切割、卸責…這樣的駐日代表
駐日代表謝長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我國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輕生的案件,隨著監察院報告的發表,再度成為輿論關注焦點。駐日代表謝長廷面對敏感問題,則採取「剝一段吃一段」、「事情揭露到哪裡、話講到哪裡」的態度。

代表處(大使館)與辦事處(領事館)之間的權力分際,的確存有一定的微妙之處。各辦事處長的人事任免,權限的確是在外交部而非代表處。然而在實務上,各辦事處長的派任,幾乎不可能不尊重代表的意見。尤其謝長廷在綠營的輩分崇高,連外長吳釗燮都必須尊稱前輩。

結果,在大阪關西機場事件發生,國內一片群情洶湧的狀況下,謝長廷顯然立刻選擇與部屬切割,立刻就宣稱「大阪不歸我管」。然而最諷刺的是,他對記者講出這句話的場合,就是飛往北海道,協助地震受災的國人。因此被監委質疑,如果依其所言,北海道(札幌辦事處)不也應該非其所管?

更重要的是,就算依據謝長廷特殊的理論,認同大阪辦事處不是代表處所轄,然而大阪發生嚴重水患,勢必有不少國籍旅客與僑民需要協助,人力資源遠高於各辦事處的代表處,難道不該在第一時間積極投入相助?在外交戰場上,我國原本就局勢艱難,身為駐外使節,難道沒有一點團隊精神?

口才向來便給、又在綠營中擁有高輩分的謝長廷,或許還是可以度過政治危機。但正如《孫子兵法》所云;「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以謝長廷的領導模式,不禁令人擔心:他如何能夠贏得外交人員的忠誠與愛戴?如果蔡政府決定繼續對問題和稀泥,還是把事情帶入敵我矛盾的漩渦,或許可以撐過一時,但是外交戰場失去的人心,總有一天會在選舉戰場上被討回來。

發佈留言